喝火令

雷安,安雷,原创and随便什么的读后感and文评
主博@鶴樓
主瑞嘉,混邪,日常杂谈

无题

在脚踝被一只冰凉的手握住的时候,我们高傲的三殿下挑起他那双细而长的眉毛来,声音里头透露着一些哑然,又掺杂了一些理应如此的意味。

“我的好骑士,你大老远地,历尽艰辛地穿越了寒冷难耐的冥王星系,跨过终年炽灼的普罗米修斯星域,就是为了到这个边境星球来跟的你旧情人打上一炮吗?”

“那你呢?”安迷修反问道“你大老远地领着足以颠覆半个雷王星域的兵力,千山万水甚至不惜打伤胞兄,乃至于作出足以被判定为弑父的行动到达这个鸟不拉屎的灯塔星球来,就仅仅是为了协助雷王开疆扩土么?”

本应客居在雷王星域的双剑骑士,这个吃着皇家白食的不速之客似乎不打算回答雷狮的问题,亦或是他打算换个方式来回答,比如,行动上。

安迷修扣住他踝关节的右手稍稍温热了些,灯塔星球的酷寒无法压抑雷王星皇族身子骨里张狂的热度。

于是他似乎是有些得寸进尺了——他顺着棱角分明的骨节往上摸去,修长的手指探入他的衣服下摆,将那条紧束的华贵皮带解开来,然后任由它摔在地上。

窗外响起一声惊雷,然后淅淅沥沥的雨水夹杂着冰碴子落下来,在窗前砸出不规则的形状。雷狮依旧坐在厅堂中央的皇座上,这几乎是对雷王皇权的亵渎了,但是他似乎对此不以为意,甚至想要做点什么更出格的事情来,和他的骑士一起。

以下省略2w豪车

没了

命运以痛吻我,我反手就是一个大耳刮子——《饮火思源》简评

存档

鶴樓:



 @惊风刀. 




——他抱着一点点微薄的希望,艰难却坚定地走了下去。


所幸他还年轻,朝阳一般的未来在他眼前闪闪发光,他依旧在燃烧着,像是从未被打败过一样。


 


双花是我的初心cp,也是我唯一纠结得死去活来zqsg的cp,纠结得我都感觉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张佳乐是我最爱的纸片人,就算格瑞如此深得我心,但还是有他珠玉在前,从此二次元万般风华皆是过眼云烟,就算我爬墙到了赤道三十圈外,有人问我我最爱的是谁,我还是会脱口而出,张佳乐。


所以我n久前知道,哇,老张这次活动写的是双花的时候,我是很兴奋的,但是当我看到这篇文的时候,我TM差点被张之丧这个混球给写哭了,操。


 


怎么说呢,这篇文就好比加了胡椒粉的湿纸巾,拿来擦脸越擦越辣,最后那种奔腾的情绪就会把你的泪水推出来,大坝决堤,一发不可收拾。


 


老张的文笔我觉得不用多吹,吹的够多了,再吹就感觉像小时候写作文,为了凑字数而凑字数了。所以我要换一种方法来凑字数。


 


年少时我曾做一个梦。


梦见自己被坚执锐,跨过荆棘丛生的长河,碾过碎石嶙峋的高山,站到命运的面前,夺过属于自己的丝线。


我梦见自己执一把火炬,点燃了三女神的坟茔,而我的追随者在我身边高歌庆贺,燃起属于胜利的篝火。


 


我不敢说每个人,至少我,是希望与被称为命运的东西抗争到底的,但是很遗憾,我并没有做到。


因此我第一次读全职的时候,第一次知道张佳乐这个人物的时候,我震撼于他的坚持——三次亚军,三次跌落;他舔舐着伤口,消沉过,不甘心仍在,于是他带着伤痕再度爬起,像一匹孤狼攀登着,将自己摔得鲜血淋漓,却仍然能带着笑,自嘲般地接过第四个亚军,然后对着命运这种东西吐口水,说一句明年再来。


 


他在燃烧。


 


这世间有太多无奈,每一个无奈都在劝你放弃前行。


 


但是总有些不服输,不听劝的家伙会往前走,张佳乐如此,孙哲平亦是如此。


 


老张很习惯用平淡的语言来传达情绪,描写不多,没有华丽的辞藻,比喻却精妙。半年多快一年前和另外一个朋友说起她,都觉得这种手法还有些着于行迹,现在我看已经很流畅了。


 


饮火思源仍然继承了老张向来的时间感和大刀阔斧的跳跃感,翻滚的情绪沉浮其间,最终凝固了,哗地冒出一簇刺眼的火焰。


 


于是我又在荒原上看到了我的梦。


按着滑块往下走,有一句话是如此刻骨铭心。


 


——“笑话和奇迹都能让人记忆犹新口口相传。”


 


妈的太堵心了。


 


我就很喜欢老张这种对于爱情的描绘,不言不语,若即若离地陪伴着,好似心有灵犀的默契着,不用过多的言语交流,没有什么傻白甜的吃醋又或者是日常小甜饼,翻来覆去不过是八个字。


 


我陪你疯,我看你疯。


 


他的肩上背着两个人的夙愿,对胜利,对冠军。


 


从孙哲平退役一直写到世邀赛,穿插了孙哲平作为一个“局外人”的作为,却也暗中衬映了孙张二人的情感发酵。时间真是个奇怪的东西,它消磨你,又给你意想不到的礼物,也给你意想不到的遗憾。


 


终于他选择了退役。


时间在这里转过一轮,扭了一个弯。


他拒绝了兴欣的邀请,毅然选择了霸图的橄榄枝。


 


三次的失败曾让他倒下,但是此时他重振旗鼓,仍然是个一往无前的战士,仍然抱着两个人的梦,缓慢而艰难地前行着,每一步都燃烧着火焰。


 


既张恨天弩,休道弓前开不足。


 


他仍在燃烧。


 


时间是一个环,孙哲平因一通电话而阴差阳错地回到了这个战场


——“没人能听见时光叹息一声,它的手掌轻轻一合,就把孙哲平又推回了以往。”


 


于是他们重逢


——“他转过身去,张开双臂去拥抱那个住在旧衣服里的故人。”


 


如此,他们的感情终于尘埃落定了,就像一本重新合上的旧书被放回书架上,但仍旧有着油墨香;那簇火仍在,遗憾仍在,但他们终于并肩了——准确来说,他们从未分开。


 


“他们饮下的烈火,终于滚滚燎原,在荒凉的西部荒野上,风带来的种子长出了千万朵永开不败的鲜花。”


 


我饮下这一口烈火,灼烧我的肺腑,去融化沉寂的梦。



【安雷】半坛酒(一)

伪武侠

ooc预警

默认安迷修姓安,雷狮姓雷

————————————————

远有马蹄声,踏野而来。

玉关的守城人瞧见几近埋没在风沙里的火光,不自觉立直了身子。 

已经是快要闭门的时辰了。城墙外升起一条绵长的尘雾,守城人驻着枪,腰杆子借了力挺直了几分。一声遥远而洪亮的号角声如低沉旷远的龙吟,随即那条黄色的尘线散开来,露出一队疾驰的商队来。

一面镖旗和天边的残阳一色,上头硕大的一个“燕”字随着黄沙烧起来,打头的人胯下一匹白马,唰地在这黄宣大地里拉出一条白线。

守城的官兵见了,故意将手上动作放缓,刚巧就让那领头的到了跟前。

“小安爷!您这儿再晚那两步,今晚上就得陪咱弟兄喝沙子啦!”城门下头盘查的官兵生得一张凶神恶煞的脸,可这笑起来的善意倒也不含糊。领头的人翻身下马,递了文书,又是稍一拱手,就听得一阵清越的嗓音和和气气地道:“还不是仰仗老张火眼金睛,大老远就瞅见了。”

再抬头时,那领头人才拉下挡风沙的事物,却露出一张十六七的脸来,可见此人只是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子。就是这么一个小毛孩子,带着百来人的大商队,从楼兰平平安安地回到了玉关。

当今哪个小毛孩子能有这能耐?自然是定安镖局安大镖头的嫡子小安爷了。

这小安爷姓安名迷修,是得了安淙安镖头的真传的。传闻才十五六时,一手阴阳剑法就已经登堂入室了。

安淙半辈子在马背上跑镖,能识字便已不错,偏又要充个文化人,牵强附会了“行迷未远”“修身治国”两句给孩子叫了这个,可谓是牛头不对驴嘴,听起来反倒像个西域人。不过众人皆以他有个胡人的娘亲,便不为奇。

定安镖局在江湖上颇有些盛名,传言就没他们护不住的镖,这小安爷更是了得,跟着安淙老爷子跑了两回,已是能自己带镖了。安迷修自小在玉关长大,守关的老兵们说是看着他大的也不为过,时不时便拿他来玩笑两句,他也不在意。

“小安爷今儿个怎么回来晚了,可是在楼兰被哪个胡姬勾了魂儿?”

安迷修呆愣片刻,连忙摆手,急道:“怎么能乱说!”

老张见他这般作态,打了两下哈哈,似是有意捉弄他一般。却见安迷修正了神色:“我们是遇上了好几批沙盗,耽搁了些时候。”

“沙盗?”

“对,而且很难缠。还是局中几位前辈老练,带着我等与他们周旋,才平安抵达,实在惭愧。”

“这片地儿的沙盗来来去去就那么几波,定安镖局威名赫赫,他们是绝没有这能量敢劫小安爷护的商队的……只怕是外来的和尚要念经哩!”老张也是兵油子了,对这黄沙大地熟悉得紧。

安迷修道:“怕是如此,这些人的路数很有些中原武林的味道,像楼兰,大支,龙门一带的江湖人,都少有这样的招式。”

“说起来,最近倒确实是有一批中原人出了关,说是要到波斯做丝绸生意,浩浩荡荡带了几百号人,打的是三殿下的旗号,上头也没敢查。”老张看着商队的入关盘查快完事儿了,便长话短说。

“很多沙盗都是趁着那些天潢贵胄和富商出行时,混作里头的仆从出关的。至于那里头有没有上头的意思……咱也不敢揣测,只是近些年来北荒异动颇多,玉关毗邻楼兰,而楼兰国与北荒接壤。”

安迷修静静地听着,没说话。

及入关时,他才向老张一抱拳,翻身上马去了。

老张背过身,呼喝着几个小兵关城门。一壶粗酿白酒斜挎在他裤腰上,葫芦嘴被风沙磨出了光。



TBC

其实我是吃互攻的

鶴樓:

谁给我产唐三x戴沐白我给你开车!!!!!r25都可以!就是你想的那个唐三和戴沐白!这对有点好嗑我特么嗑爆

【雷安】爱与性与时间(1)

赌输了,先挖个坑(想我一代赌神竟然也有阴沟翻船的时候)

@洛色黎明 给密洛大佬交赌 资

主雷安,其他角色无cp自由心证即可

是现pa,先不告诉你们具体设定嘻嘻(溜了溜了)

必有的ooc,三观必然的不正,更新必然的随缘,以及必然的肤浅地求热度

并且必然很短
——————————————————

安迷修再遇到雷狮时,是二十年后的事了。

当初轻狂自傲的小屁孩已然长开,梳着油光水滑的大背头,黑漆漆的大镜子似的。这人一双紫莹莹的狼眼睛倒还是保持着大眼灯的模样,瞪人的时候那叫一个凶,凶得二十里路开外的厉鬼凶煞都不敢近他。

这年过而立的“青年才俊”此时正优雅地端着一杯红酒,摆足了资本家的架子在跟一个黑发女性闲谈。女性有着锋锐的身体曲线,眉眼上挑,笑意盈盈着,水底下是两把暗蓝色的刀。这两人往那儿那么一站,直把雷狮衬的好似不知哪家的纨绔。

可安迷修自然是不会被表象迷惑的,他看得见。

看得见这家伙的硬挺的身子骨,宽阔的肩膀被收束在条纹的西装外套里,看得见他棱角分明的指节和手指肚上的薄茧。当然还有蕴含着无限爆发力的肌肉,以及一颗跳动的心脏。

安迷修隔着十来米的距离盯着他,把这人里里外外看个通透,眼神却是悲天悯人,平淡而悠远。

雷狮察觉到他了。

“稍等一下。”他的唇线微微掀了点弧度起来,对身边的女性说。“我总觉得有个死人在盯着我,让我浑身发毛——看了不解决掉这个麻烦我们的交谈实在难以为继。”

“您自便。”凯莉说。“我在露天餐厅等您,来了可以给我电话。”

TBC

我在十八岁的时候确实感受到了自身魂灵的缺失。

你也许可以试想一个人失去了该有的内核,从此高高在上。这时候有人会说,这并非如此,只不过是高傲阻碍了自我的认知——也许是吧。

若你无法感知任何来自外界的讯息,无法体会那种疯狂的名为“感同身受”的东西的话,你对于人类的不理解也就使你高傲了。

简单地举个例子,当别人因失却家人而悲痛嚎啕时,你是否也觉得有些悲切与同情——正常来说,是的——并非会不会,这仿佛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能力。

而我做不到。

我当然可以做到悲切的神情,随心而发,周遭的情绪皆可在我那张亚洲人的面庞上呈现。它们惟妙惟肖,天衣无缝。可我的内心平静如死海,所为人者不过是情绪的傀儡,而在我的心灵海域里,它们如同垃圾般漂浮于水面上。

我是挣脱出来的,因此我与众不同,孑然独立,可也因此,我仿佛这个世界里需要清除的杂物。我的内心混乱而无序,是非黑白颠三倒四。我需要宁静了,而谁能给我宁静呢?

段子不写了,8030哭麦去了

【安雷】刚好遇见你(论坛体番外三)

其实,番外会跟进正文剧情的_(:зゝ∠)_

安雷only,其余自由心证

这是番外的论坛体,正文在主页哦√

然后,喜欢的话还是想要小红小蓝和评论的啦……(土下座)

目录与部分设定见博客

————————————————————

标题:knight秋冬时装发布会

1L:压轴果然还是艾比搭安哥

2L:年年这么搞很没新意啊

3L:上年把艾比的设计放第一出展你们不也是很嫌弃吗,人家也很难做的好吗

4L:弟弟:wtf为什么今年奖项第二又是我(╯‵□′)╯︵┻━┻

6L:哈哈哈哈哈埃米很委屈哦

艾比“我弟可是我教出来的,NO.1?他没门儿!”

“real耿直哦老姐,现在你总该知道知道为什么你到现在都没有男朋友了吗?”

“当然是因为这群人配不上本小姐!你有意见吗衰仔???”

“没有没有,老姐貌美如花沉鱼落雁东施效……呃噗!”

↑此处埃米挨了一拳。

7L: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knight扛把子姐弟都贼可爱啊

8L:哪儿都好,就是没智商

9L:嚯嚯嚯哈哈哈好过分啊笑死我了

11L:笑到昏古七

12L: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妈的这是放松事故吧绝对是的吧(笑吐)

13L:诶等等,安哥怎么中间就出场了???

14L:而且也不是艾比的设计,这不是她的风格……!!!

15L:沃日你们看了新闻没有!

16L:新闻?什么新闻?!ylq的港记们别在时尚版瞎晃悠好不好,你们每次这么说都没好事,我版一遇上你们就会来一次xfxy

18L:新闻?那个怎安迷修是同性恋那个?开什么玩笑,他要是个gay他早就出人头地了,他的品味要是gaygay的那就是飞跃性的进步了!

23L: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傻逼钓鱼也别拿这东西来钓啊,你说安哥去演戏还差不多,毕竟这个比较现实

钩直饵咸,你们是我带过的最差的一届渔民

36L:安哥就是个耿直boy啊,ylq给里给气的那么多,乖,别跳了,看你的长腿欧巴去

标题:重磅!荆棘崖影视化!!!!!

1L:RT,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刺不刺激?

2L:我日?邺九爷?九九?!

3L:我日?荆棘崖?!影视化?!

4L:我靠,别吓我,没有石锤别在这儿瞎逼逼

5L:来了来了!客官让一让嘞——您要的石锤!

@邺桕九玖酒V:亲儿子要动起来啦!还有点小激动呢。

6L:可以了,九爷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个九爷了[再见][再见]
把jjy的电视剧版权卖出去,怕是缺钱缺疯了

7L:开什么玩笑,2jy影视化?国内拍?逗我玩儿呢?不过还是要殴打楼上,我九爷什么时候缺过钱了,你是隔壁那谁谁五毛钱请的水军吗

8L:就是,jjy影视化,怕不是要笑死我好继承我的初版签名精装jjy全套

9L:我日楼上死忠粉鉴定无误,求瞻仰啊!初版精装!还是签售版的!

10L:楼上不要叛变啊,说好的声讨大会?

11L:好好好来来来,先殴打一通jjy剧组

14L:你们要不要这样啊……之前出动画不是一个两个赶着去打call大喊着什么:我又相信爱情了!之类的羞耻发言吗

17L:什么?!2jy有动画我怎么不知道我靠,切腹谢罪

22L:对啊,当初有过动画的,结果第一集就被封了……所以我觉得真人版悬啊……

23L:看你们聊得那么欢我去翻了翻荆棘崖,血腥暴力什么的先不提,光是这人名和描写是要全片外包吗,不是我歧视,这一翻全是老外,这是想气死导演和编剧

25L:其实你们邺九爷当初也没想到jjy会那么火啊,不然主角怎么可能有那么好听的名字,怕不是要叫张三李四

28L:够了hhhhhhhhhh我九的起名技术才没有那么差好吗

29L:↑你九不是用起名软件起名的吗

33L:我记得当初有个叫冰什么梦什么的……emmmm[陷入沉思.jpg]

34L:别提了,一想到我贼他妈喜欢的角色叫欧阳紫……对……欧阳紫……我他妈就脑阔疼

我敲锤九爷的毕生起名功力都用在了jjy身上了

好歹都是能看的名字啊

37L: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欧阳紫是不是那个贼帅的小哥哥啊我的天我还挺喜欢他的来着

42L:还有那个叫慕容殇的卧槽哈哈哈哈哈一股子东玄玛丽苏的味道hhhhhhhhhh

53L:你们……是不是歪楼了

鶴樓:

跳下来吧,然后我会接住你。


安迷修站在被炸开一个豁口的阳台前,半熔化的混凝土在滚烫的水蒸气中夹杂着碎玻璃落下,警笛的尖叫混杂着白色与尘烟远去,视野中只剩下那个黑色的青年。


他站在白色的幕布前,一手抱着安全帽的模样,如同脚踩尸骸的乌鸦,昂首张开它沾满腐肉的喙,向着天空发出嘲讽的笑声。


他说,跳下来吧,我带你走。


“我会杀了你。”


安迷修说。


那你跳下来啊——


雷狮向他张开双臂,嘴唇轻轻张合,声言湮灭在接连不断的爆炸声中。他嘴角依旧挂着笑,猖狂得一如既往。


——然后成为我的共犯。


————————————————


也许是,新坑。

没有归档,没有目录,标题写明cp向,请自行避雷

标题都看不见那我也没办法了